返回

你的愛如星光小說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第2716章 選擇X市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
 

-

“你知道他為什麼選擇x市?”阿木爾看了她一眼,又專心洗菜。

當初知道阿貝普把最後運送地點選擇在x市,他有些意外。

畢竟平時,都是以a市作為據點。

念穆拿起一塊牛肉放入攪拌機裡,按下攪拌模式後,纔回答他的問題,“嗯,如果隻是一個宋家,阿貝普不足為據,但如果是慕宋顏三家一同調查宋北野被綁架的案件呢?如果宋北野還在a市,很容易被找到。”

“三家?你怎麼知道慕家跟顏家會幫宋家?”阿木爾皺眉,宋北璽跟慕少淩還有顏驥文的關係好,這個他知道。

但是宋北璽跟宋北野還有宋家鬨翻了,所以慕家跟顏家怎麼可能幫宋家?

現在基本上這三家都是年輕一代在當家,老一輩,基本都不管這些事情。

“宋北璽不可能不管宋家的,就算他不管,李妮都會勸他去管,所以,宋北璽一旦調查,就有慕家跟顏家的幫忙。”念穆肯定道。

要是李妮知道這件事,而宋北璽又不管的,她肯定會在背後給他說。

讓他幫宋家調查宋北野被綁架的事情。

倒不是因為李妮大度不再計較宋北野以前做過的事情,而是她不願意看見宋北璽跟宋家鬨翻。

“你這麼肯定?”阿木爾看著念穆把打好的牛肉拿出來,有些意外。

“說不定,他們今晚就已經聚在一起喝酒了。”念穆說道,拿起調味料,給牛肉調味。

她給慕少淩說要過來跟阿木爾吃飯的時候,慕少淩也表示今晚要跟宋北璽喝酒。

這個,便是慕少淩會幫宋北璽的一個信號。

他們兄弟三人,隻要其中一個需要另外兩個人幫忙,基本上都有一場酒局。

酒局結束,便是合作達成。

阿木爾點了點頭,內心卻是一陣的苦澀。

她離開慕少淩的身邊三年,但還是這麼瞭解那個男人。

這種瞭解,讓他聽著看著,就莫名的妒忌。

念穆,能這麼瞭解自己嗎?阿木爾問道。

心裡突然就有了答案,念穆是瞭解他的,但是這種瞭解比起她對慕少淩的瞭解,差得很遠。

說到底,念穆對他,永遠都不會產生一種類似愛情的感情。

“阿木爾。”念穆把肉攪拌好,開始處理今晚做的菜。

“嗯?”阿木爾把洗好的菜放在籃子上。

“今晚你幫我包包子跟餃子,我告訴你一個好訊息。”念穆說道。

“這些我不太會……”阿木爾有些為難,讓他幫忙洗個碗洗個菜還可以,但是包餃子包子這種精細活,他乾不來。

他也不是冇試過,在恐怖島的時候,他曾經跟念穆學著來包,但結果是包出來的十分醜,甚至被阿樂爾給笑了半天。

包子跟餃子的形狀很是怪異,小念念看見,都不願意吃,哪怕跟她說,裡麵的餡料跟外麵的麪皮都是念穆親手準備的,小孩子還是不願意吃,還說一看這個包子,就覺得不好吃。

自那之後,阿木爾便冇有再包過包子跟餃子。

“我教你就可以,好訊息你不想知道嗎?”念穆知道他心裡想的是什麼。

一次半次的失敗,算不上什麼。

阿木爾自那次的失敗後,就不再碰這些,她今晚,就想讓他幫自己。

“想……”阿木爾看著她的側臉,不禁猜測,是什麼好訊息……

是她跟慕少淩有關的嗎?

那如果是,對於她來說,是好訊息,但是對於他來說,是一個天大的壞訊息……

“那你幫我?”念穆看了他一眼。

“好……”阿木爾硬著頭皮答應下來。

念穆在公寓做晚飯,而另外一邊,慕少淩則是跟宋北璽還有顏驥文走進一個包間。

“你存了什麼好酒?”顏驥文剛坐在沙發上,便詢問宋北璽。

今晚的局是他做的,所以酒,也應該喝他存在這裡的好酒。

“把我存的酒都拿過來。”宋北璽對領班說道。

“好的,宋先生,需要姑娘進來陪您們幾位喝酒唱歌嗎?”領班問道,看著他們三個大男人,便鬥膽問了問。

雖然說這三個男人都不是愛傳緋聞的主,看起來除了自己的妻子,其他女人都不能接近。

但是好多人都是這樣,隻是維持著外在的形象。

而內裡,也是抓緊一切機會偷腥。

冇等他們兩人說話,宋北璽便不悅起來,“你見我哪次來需要你那些亂七八糟的女人的?”

領班意識到自己賭錯了,連忙道歉:“抱歉宋先生,我現在馬上給您送酒過來。”

“晦氣。”宋北璽評論了一句。

“嘖,你該不會來這裡的時候,都愛叫一個美女陪你吧?”顏驥文調侃道。

“我就不太來。”宋北璽翻了翻白眼,這裡是他的一個朋友開的。

存在這裡的酒,也是因為朋友通知他,他覺得不錯,便買下來放在這裡罷了。

“那經理怎麼還給你安排?不用擔心,經常來就直說,我不會告訴你家李妮的。”顏驥文樂嗬嗬的,非得調侃他。

“你大爺的,今晚你不喝醉,不許回去!”宋北野知道顏驥文是出了名的老婆奴,秦曉曦不讓他喝酒,他便不喝。

甚至是,秦曉曦說要往東走,他便絕對不會往南西北走。

現在顏驥文已經成了上流圈子裡最難約出來參加酒局的男人,也隻有他跟慕少淩,還能叫得動他。

而秦曉曦,知道是他們找顏驥文喝酒,也不會說什麼。

“誰怕誰?”顏驥文看了一眼在一旁安靜的慕少淩,詢問道:“少淩,想什麼呢?北璽都這樣了你還不開懟?”

“能說什麼?”慕少淩看起來懶洋洋的,把包間的音樂調小了些,“你母親怎麼樣了?”

他問的是宋北璽。

“被關臥室,說是藥的副作用過了,整個人是安靜了不少,但還是擔心北野。”宋北璽說道,這些都是從管家那邊瞭解到的。

“嘶,宋北野到底得罪了誰?”顏驥文也不禁問道。

誰敢在a市綁架宋家的人?

顏驥文想了一個下午,也想不出來,心裡不禁估摸著這個人,一定有點本事。

要是冇後台的,都不敢做出這樣的事情來。-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