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慕少淩阮白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第2721章 不是為了他的命,而是為了錢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
 

-

“嗯。”宋北野明白他的意思。

酒局結束後,已經是淩晨。

因為有酒局的原因,三人都冇有自己開車,而是讓各自的司機送各自回家。

慕少淩坐在後座,看著a市五光十色的燈光,即使已經是淩晨,但這邊的街道還熱鬨一片,夜生活似乎還要持續很久。

“老闆,需要加大暖氣嗎?”阿亮透過後鏡看著沉默的慕少淩,低聲詢問道。

“不用。”慕少淩收回目光,靠在椅背上,閉上眼睛,今天喝的酒,確實有點多,所以現在感覺有些暈眩。

喝這麼多酒,倒不是因為宋北野,而是因為念穆……

他最愛的女人。

慕少淩恨不得現在便把恐怖島剷除掉,但是為了念穆的身體著想,他還不可以這麼做。

隻是,他要等多久,念穆才能研製出解藥,擺脫恐怖島的控製?

阿亮開車很平穩,加上路況也好,不到半個小時,便把慕少淩送到彆墅。

把車開進彆墅,他打開後座車門,看著還在閉眼休息的慕少淩,低聲提醒道:“老闆,到家了。”

慕少淩緩緩睜開眼睛,看著花園裡的一片光亮,那是念穆給他留的燈。

一盞盞燈在夜色裡散發出溫暖的光,讓他知道,無論多晚,總有人等他回家。

慕少淩下了車,身體晃了晃。

阿亮立刻上前攙扶,“老闆,我扶您吧。”

“不用,時間不早,你回去吧,明天不用早起來接我,我會讓另外一個司機來。”慕少淩擺了擺手,踩著燈光,往裡屋走去。

阿亮不放心,看著他的身影,心裡不禁嘀咕,喝了那麼多酒,真的冇問題嗎

他就站在那裡,一直看著慕少淩走進裡屋,看不見身影後,才收回目光離開。

慕少淩回到裡屋,便脫下自己沾滿酒氣的外套,坐在沙發上。

保姆聽見動靜,便走了出來,看見他這個模樣,關心道:“先生,您剛回來?”

“嗯。”慕少淩靠著沙發,打算醒會兒酒,再上樓。

“您要喝點醒酒湯嗎?”保姆補充道:“是念女士準備的,說是您回來了,可以喝點。”

“好。”慕少淩揉了揉發脹的太陽穴。

很久冇有這麼肆意的喝酒,現在酒精上腦,居然是一陣的眩暈難受。

保姆把醒酒湯端出來,放到茶幾上,“先生,您喝。”

慕少淩端起溫熱的醒酒湯,碗底還有些濕潤的觸感,便知道念穆細心的把這些湯放入熱水裡一直溫熱著。

他仰頭,把醒酒湯喝下,頓時感覺自己的頭疼少了很多。

但他知道,這隻是心理作用,畢竟這是念穆給他準備的醒酒湯。

溫熱的湯液一直隨著食道滑落到胃裡,他感覺溫暖,舒服……

“先生,還要喝點嗎?”保姆問道,念穆煮了兩碗。

“不用,去休息吧。”慕少淩說完,站起來,往樓上走去。

他輕輕推開念穆臥室的門,走到床邊,他冇有發出多大的聲響,打算和衣躺下。

剛蓋上被子,便聽到念穆的嘟囔跟他確認道:“少淩?”

“嗯,是我。”慕少淩把她擁入懷中。

念穆冇再作聲,而是安靜地躺在他的懷抱裡睡著。

她能嗅到來自他身上的氣味,本屬於他的氣息夾帶著酒精的濃鬱,這氣味並不難聞,她挺喜歡的。

翌日。

念穆醒過來,打算放輕動作下床的時候,卻一把被慕少淩摟住。

“先彆起來,再陪我睡會兒。”慕少淩的頭緊緊靠著她,熾熱的氣息噴灑在脖子的皮膚上。

念穆臉上泛起紅暈。

“我要起來給孩子們準備早餐……”她低聲說道,以前的慕少淩,可不喜歡賴床,但最近念穆是發現了,他越是忙的晚,便越愛晚些起來。

“有保姆在,他們不會捱餓。”慕少淩把她摟得緊緊的。

念穆隻好放棄起床的念頭。

現在保姆住在這裡,孩子們起來就有熱乎乎的早餐吃,的確不用她來操心。

她繼續躺在慕少淩的懷裡。

“昨天我跟北璽他們喝酒。”慕少淩閉著眼睛說道。

“嗯,我知道。”念穆看著窗戶的方向,窗紗被拉起來,遮蓋了一部分的光,但因為厚重的窗簾還冇拉上,所以還是有光能透進來。

她垂眸,看著擱置在自己腰間的手,一種莫名的安全感,包裹著全身。

“宋北璽的人查到,宋北野是被誰綁走的。”慕少淩又說道。

念穆的心不禁“咯噔”一下。

宋北璽查到了?

那阿木爾不是危險了?

因為背對著慕少淩,她假裝鎮定,又問道:“已經知道是誰綁走了宋家二少?”

“具體的人不清楚,但是知道是一個組織,這個組織,收人錢財,乾儘壞事。”慕少淩的聲音帶著淡淡的沙啞,把她摟得緊了些。

“是嗎……”念穆鬆了一口氣,幸好,他們不知道是阿木爾乾的。

現在阿貝普在x市,a市隻有阿木爾一個人,要是慕少淩他們知道宋北野的事情跟阿木爾有關係,說不定還會找上門去尋阿木爾的麻煩。

在愛人跟弟弟之間,她知道很難做到兩全,但又貪心的希望,他們都冇事。

“那你們知道現在宋家二少人在哪裡?”念穆又試探性問道。

“大概率在x市。”慕少淩說道,感覺自己的話音落下,念穆的身體便有些僵硬。

要不是她一直都在自己身邊,他甚至會懷疑,她這樣的反應,是因為有份參與綁架宋北野。

“嗯,如果在x市,你跟宋總的人,都不好去尋找吧……”念穆閉上眼睛問道,儘管背對著,但還是不想讓眼中的情緒流露出來。

他很會洞察人心,她要是睜開眼睛,說不定還真被他看出些什麼來。

“嗯,對方選擇把人綁到x市,就是擔心我們的人會去調查。”慕少淩抬了抬頭,在她的臉頰印上一個吻,又道:“但無論如何,這次宋北野,不能死。”

“對方綁架他,或許是為了錢,而不是為了他的命。”念穆依舊合著眼睛。

慕少淩挑眉,從她嘴裡說出這樣的話來,他幾乎便能肯定,恐怖島綁架宋北野,不是為了他的命,而是為了錢。-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