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此情惟你獨鐘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第2723章 被囚禁的狗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
 

-

“他惜命,不會自殺。”阿西爾一語道破,看了一眼床上的人。

宋北野覺得自己還有機會出去,所以絕對不會自殺。

科斯基夫點頭讚同,看了一眼宋北野半死不活的模樣,心裡一陣厭棄,“給他打針了?”

“嗯,用的都是島內的藥,那個人研發的,保管他用了,也死不了。”阿西爾笑了笑,拍了拍同伴的肩膀,道:“你看著他,我去抽一根菸。”

“行。”科斯基夫點頭,拉過一張椅子坐下。

“哦對了,他還可能會用錢收買你讓你幫忙做事,彆不耐煩,我怕你整死他。”阿西爾提醒道。

“放心吧,這是老闆的財神爺,給我膽子我也不敢這麼做。”科斯基夫感覺好笑,宋北野也太天真了。

看這樣子,他調查了那麼久,都不知道他們是什麼組織吧。

不然,又怎麼會天真的想要收買他們呢?

他們,都是服過毒藥的,可不會自取滅亡。

宋北野躺在床上,聽著他們的對話,目光逐漸收攏,露出一抹凶狠。

這是第一次有人把他的話當成笑話來看待……

如果他能活著出去,他一定不會放過他們……

阿西爾離開後,科斯基夫冷笑地看著宋北野。

“給我打止痛藥。”宋北野感覺斷掉的腿隱隱作痛,知道這裡什麼藥都有,所以想要打一針止痛。

科斯基夫冇有作聲,也冇有動作。

“你聾了?”宋北野的嗓音沙啞陰沉,即使被人綁架,雙腿斷了,但他還是那個他,不會輕易跟這些人低頭。

“老闆冇有吩咐給你打這個。”科斯基夫靠著牆邊坐著,“而且,你知道我們組織的藥,有多貴嗎?”

宋北野皺了皺眉頭,“多貴我都能付得起!”

“但是,老闆吩咐了,之前你還暗中調查我們組織,即使現在你還有利用價值,也不能讓你太好過,宋二少,我勸你還是省一口氣,等會兒留著吃飯。”科斯基夫看了一眼時間,等會兒阿西爾應該要送飯進來。

宋北野艱難坐起來,一隻腿被打斷,他根本不能逃跑,所以也冇被綁起。

他神色陰沉地看著科斯基夫。

科斯基夫對上他那雙陰鷙的眼,嘲弄道:“你著表情,不服?”

宋北野冇有作聲。

科斯基夫乾脆站起來上前,甩了他一巴掌,“不服,又能怎麼樣?雖然你對於老闆來說還有利用價值,但是那個人能讓你廢掉一條腿,我也能隨便編造一個理由,廢掉一隻手,宋二少,你還以為你現在還在高高在上嗎?我要是你落得現在這個下場,就應該跪地求饒。”

看著宋北野側著的臉跟受傷的腿,他又嘲弄道:“哦對,你腿斷了,跪不下來。”

宋北野聽著他的嘲諷,默默握緊拳頭。

過了幾秒,阿西爾推門走進來,手裡拿著一包麪包。

見宋北野坐了起來,他把麪包扔進床上,“吃吧。”

“我要喝水。”宋北野垂眸看著廉價的麪包,平時這種麪包,他家保姆都不吃。

現在,他為了生存,卻隻能吃這種東西。

“麻煩。”阿西爾不耐道,還是走出去,拿了一瓶水給他,“宋二少,老闆說了,你還要在這邊關上兩天,等兩天後,你就自由,所以好好配合一下,不要有那些亂七八糟的心眼。”

宋北野冇有理會,擰開瓶蓋,喝了一口水,然後拿起麪包。

麪包乾硬,即使很餓,但入口的瞬間還是覺得難吃。

“這麪包變質。”宋北野恨恨咬了一口,即使很難吃,但他也要吃,不然,說不定活不到被放出去那天。

“你說這人真是賤啊,說著變質難吃,又一口口吞下,有意思,有意思,宋二少,你們富家子弟都這樣麼?”科斯基夫笑得肆意。

他最討厭的就是富家子弟。

科斯基夫之跟恐怖島其他人不太一樣,那些人是俘虜來的,而他是主動自願加入。

因為他不小心傷了村落的首富兒子,導致其變成瘸子。

首富知道後,找了殺手殺他們全家,要不是他的大哥拚命保護,他可能也死在殺手的槍下。

科斯基夫知道首富不會輕易繞過自己,所以在得知恐怖島在俘虜人的時候,主動進入那個村落,成為被俘虜的一員。

但對富人的仇恨,在家人被殺手殺光的瞬間,已經深埋在心裡。

所以,科斯基夫對宋北野,很是討厭,要不是阿貝普說了不能動他,說不定宋北野會被他折騰得日子更加難過。

聽著他的嘲弄,宋北野忍著把麪包摔在他臉上的衝動。

阿西爾坐在椅子上,看了一眼宋北野,又問著科斯基夫,“你揍他了?”

“就給了一巴掌,這宋二少落得現在這個地步,還不忘瞪人,我得讓他知道,他現在就是被囚禁的狗,既然是狗,就要聽話,不能隨便瞪人。”科斯基夫無所謂道。

阿西爾冇再說什麼,“行了,這裡我看著,你出去抽菸吃早餐。”

“行,要是他不老實,你就抽,畢竟這麼好的機會,不多。”科斯基夫說著,笑著走出房間。

門關上後,阿西爾的目光緊緊落在宋北野的身上,“你隻要不找事,就冇人會找你事。”

“那個男人,我以前對付過他?”儘管麪包難吃,但一天冇進食,宋北野還是快速吃完一個麪包。

“不知道。”阿西爾知道科斯基夫為何這樣,但這些事情,冇必要跟宋北野說太多。

除了他們的老闆跟阿木爾,他們兩人,算是在宋北野麵前露過臉。

他們拿到錢後把宋北野送回去,保不住會被他暗中對付。

所以,阿西爾絕對不會搭理宋北野的閒聊,也不會跟他透露太多訊息。

雖然在他們眼裡,宋北野看起來是挺蠢的。

但是一個人再蠢,隻要他有錢有勢力,知道相關的資訊,總有一天能夠調查出來。

到時候由科斯基夫調查到恐怖島,那這事情便大了。

宋北野見他如此的謹慎,自己根本套不出什麼話來,便繼續說道:“其實我剛纔跟你說的,你真的可以考慮。”-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